翻页   夜间
思路客 > 娇宠之名门嫡妃 > 第321章 徐玉容挨打(三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siluke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在诏狱过得是什么日子?我昨儿晚上做梦,梦到你三叔和你四哥被用刑,他们浑身上下都是血,他们被打得好惨啊!他们——他们伸手向我求救,我好想去救他们,但——但——但我怎么都救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刑,他们被打得惨不忍睹!啊—我受不了啊!我真的是受不了啊!”钱氏想到昨晚的梦,心至今还是痛的,想起一次就痛一次,痛得她恨不得立即死去。

    “三婶你想太多了。三叔和四哥在锦衣卫的诏狱过得好好的。住的肯定是没有府里好,吃的也没有府里好,但他们绝对没有用刑。你别自己吓唬自己。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自己把自己给吓坏了!我说了,他们真的是一点事都没有。”乔伊灵对钱氏也不知说什么好了,想想也不怪钱氏。丈夫和儿子被关到锦衣卫诏狱,一般人提起对锦衣卫诏狱的印象就是人间地狱,进去就出不来了。父亲也没说清楚,只说死不了,钱氏被昨儿的阵仗给吓到了,硬生生把自己给吓病了,居然还产生了卖七妹的想法。

    乔伊灵对此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钱氏止住了哭声,抽噎地问,“真——真——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三婶你别以为我是在跟你说好话安慰你。你自己好好想想,我父亲和同胞哥哥也在锦衣卫诏狱关着呢!要是真有什么事,你以为我就不担心吗?他们在锦衣卫诏狱真的没事,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。七妹是我乔家的女儿,别说我乔家没落到绝境,退一万步说,我乔家就是落到绝境了,我乔家也不会卖女儿!三婶你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钱氏一句都没听进去,她只听进去一句,那就是她的丈夫和儿子没事,这就好这就好!

    “三婶,你安心养病,少想些有的没有的。最多不过一个月,父亲他们一定会平安归来。”乔伊灵对钱氏真的是有些不放心,别现在恢复正常了,但等自己一离开,钱氏再次胡思乱想,又想着把七妹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三婶你这样子我不放心,待会儿我回去,派个人来伺候三婶。七妹你跟我出来一趟。”乔伊灵对着乔伊莲道。

    乔伊莲抿着嘴,红着眼,跟着乔伊灵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来到屋外,乔伊灵没好气地伸手点了下乔伊莲的额头,“七妹啊七妹,你是不是疯了!三婶是病的糊涂,开始说糊话,你没病啊,你怎么也开始说糊话啊!你是乔家的女儿,你甘心被送给老头子做妾啊!”

    乔伊莲再也忍不住地哭了,“五姐,我——我——我也不想的,可是我听母亲说父亲还有哥哥在锦衣卫诏狱受苦,我听着实在是不忍心啊!他们是我的亲人啊,要是用我一个人能救他们两个人,我愿意——”

    “闭嘴!愿意什么愿意!乔家还没到靠柔弱的姑娘去救乔家男人的时候。照你的意思,第一个该被卖的人该是我,我还比你大呢!你明儿个就别照顾三婶了,再听三婶那些糊涂话,你也更糊涂了!”

    乔伊莲咬着唇,“我——我——我跟五姐姐你不一样的。你是嫡出,我只是庶出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七妹!我告诉你。在乔家,庶出的姑娘也一样尊贵,别自己轻贱了自个儿,听懂了吗?”乔伊灵板着脸,语气有些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乔伊莲吓了一大跳,但心里却暖暖的,“五姐姐,我知道了。我再也不会糊涂了。五姐姐你是第一个跟我说,我也是尊贵的。我一直以为我是乔家最不起眼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乔伊灵用帕子帮乔伊莲擦眼泪,无奈道,“别怕,这次乔家不会出事的。你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成了。三叔和四哥很快就能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伊莲连连点头,“我——我知道了。我再也不胡思乱想了。不过五姐,我还是要继续照顾母亲。母亲是我的嫡母,她病着,我怎么能不在她身边伺候呢。而且我看母亲也想通了,既然父亲和四哥没事,我相信母亲是绝对不会再存了卖了我的心思。母亲人其实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继续照顾三婶你就去吧。我不拦着你。”有她的人看着,三婶想来不会再发昏。

    乔伊灵刚回到自己的房间,下人就来禀报,徐玉容居然在乔家门外挑衅。乔伊灵挑眉,第一个来的居然是徐玉容!很快又有人来禀报说徐玉容被褚依依打了。

    乔伊灵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乔家倒霉了,徐玉容听到这消息那叫一个高兴啊!徐玉容这人就是喜欢看人倒霉,特别是在看到那些原本比她尊贵的人倒霉,徐玉容更高兴。还有上次乔家的宴会上,乔伊灵没给她面子狠狠下了她的脸,徐玉容可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人,相反徐玉容可以说是非常小心眼,早就把乔伊灵给记在心里了,尤其是乔伊灵长得还这么漂亮,这更让徐玉容不喜。现在乔家倒霉了,徐玉容迫不及待地就想给乔家难堪。

    徐玉容只带了自己的贴身丫鬟,站在乔家的大门口前,得意洋洋地开始奚落乔家,什么乔家已经落魄了,马上乔家所有人都是阶下囚了,指不定乔家的女眷还会被卖,要是现在乔家的女眷出来跪在她面前好好求求她,徐玉容表示到时候她是可以大发慈悲花钱买几个乔家女眷当奴才!徐玉容说的话,大体也就是这意思了。

    乔家的下人对徐玉容怒目而视,他们是记得乔伊灵的吩咐,这要是有挑衅的,直接动手打!不过他们一直以为来挑衅的应该是男人不是,谁想到第一个来的居然是个女人!他们这些大男人打一个女人,他们表示有些下不了手。所以早就有人去向乔伊灵讨主意了。他们心里无不可惜,这来的要是一个男人该多好,那他们绝对不会犹豫,早就一拥而上了!

    徐玉容说得那叫一个痛快,她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!

    “徐玉容我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怎么就喜欢满嘴喷粪呢!你要喷粪,你在徐家好好喷,你来乔家大门口喷粪做什么?这不是故意恶心人?”

    徐玉容正想再接再厉继续说,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。那穿着大红劲装的姑娘不是褚依依又是谁。

    徐玉容吓了一大跳,褚依依这就是个假小子,谁知道她会不会发疯突然打自己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徐玉容的害怕,褚依依笑得愈发邪气了,“哟!徐玉容你不会是害怕了吧?你刚才说的不是挺起劲儿吗?现在怎么害怕了?怂了?”

    “褚——褚——褚依依,我——我——我这次可没惹你啊,你想干什么!”徐玉容色厉内荏地大喊。

    徐玉容这副表现连她的贴身丫鬟都看不下去了,实在是太没用了!

    褚依依顿时沉下脸,“你还有脸说没惹我?你不知道伊灵是我的好朋友啊!你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好朋友,你还有脸说没惹我!徐玉容你听好了,今儿个我褚依依懒得理会你,你现在就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褚依依,我给你几分脸,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是不是!乔家马上要完蛋了,你还为乔家出什么头!显摆你和乔伊灵的关系有多好吗?我呸!你就是做戏,你以为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褚依依抬手就给徐玉容一巴掌,果然是个满嘴喷粪的东西,不打不成了。

    徐玉容被打得晕头转向,她捂着被打得脸,不可置信地看着褚依依,“褚依依你竟然打我!褚依依你真当我怕了你不成!你竟然敢打我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徐玉容说着张牙舞爪地朝着褚依依冲来,褚依依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,抬脚把褚依依踹飞,“啊!”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徐玉容被踹到在地,只觉得浑身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,痛得她连死的心都有了,她先是仇视地瞪着褚依依,紧接着她狠狠瞪了眼自己的贴身婢女,“你还愣着做什么!还不赶紧上去给我打死褚依依!上啊!给我打死褚依依!”

    徐玉容疯狂地呐喊。

    徐玉容的贴身婢女暗暗翻了个大白眼,就她这小身板哪里是褚依依的对手,她是送上去被褚依依打吧。

    但贴身婢女不敢不听徐玉容的,抬脚冲上去,当然她还什么都没做,就被褚依依一脚踹飞!

    褚依依一步一步靠近徐玉容,只把徐玉容吓了个半死。现在的褚依依在徐玉容眼里就是一个恶魔!

    褚依依也没辜负徐玉容的期望,跨坐在徐玉容身上,双手连开,狠狠打着徐玉容那张漂亮的脸蛋,“徐玉容你丫的,真当自己是盘菜啊!我呸!你什么都不是!本姑娘倒要看看,本姑娘这会儿把你打个半死,徐家的人会不会为你出头!”

    徐玉容拼命躲闪着,想要避开褚依依的手,但无论徐玉容怎么躲避,褚依依的巴掌总能准确无误地打在她的脸上,没一会儿功夫,徐玉容那张花容玉貌的脸就成了猪头!

    “褚依依你疯了不成!我又没得罪你!你对我下这样的狠手做什么!”徐玉容这会儿是连哭都没法哭了,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。

    “呸!你还有脸说没得罪我!这话真是你徐玉容说的出口,我褚依依都听不下去了!你给我滚犊子去!还没得罪我!你不知道伊灵是我朋友啊!你在我朋友的府门前疯狗似的乱吼乱叫,你现在倒是会说什么没得罪我了?我不把你打个半死,我褚依依三个字就倒过来写!”褚依依越说越生气,打起徐玉容就更加狠了。

    直到自己也打累了,褚依依才喘着气从徐玉容的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徐玉容这会儿跟死狗似的,好在她的贴身丫鬟给力,将徐玉容给扶起来,而徐玉容一张脸已经完全不能看了,完全就是一张猪头脸!太恐怖了!

    徐玉容动了动嘴角,立马就是一阵钻心的痛,痛得她连放狠话都不敢了,只能不甘心地瞪着褚依依。

    “再瞪?小心本姑娘对你不客气!我告诉你褚依依,这次只是小惩大诫,你要是还敢做什么,小心本姑娘打你打得更狠!像你这样欠打的,本姑娘打一百回都嫌不够!还不赶紧滚!”褚依依挥了挥拳头,这回她是真的不敢再多留了,屁股尿流地滚了。

    拍了拍手,褚依依得意洋洋地转头,看到的就是乔伊灵那张清丽熟悉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打累了吧,府里正准备着你最爱吃的金丝火腿馅饼还有鲜榨的果子露,你要不要进去尝尝?”乔伊灵笑吟吟地开口。

    褚依依吸了吸口水,在家里学规矩,她娘只许她小口小口的吃糕点,喝得都是苦苦的茶水,她一点都不喜欢吃,还是伊灵了解她!不愧她连午膳都没来得及吃就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偏厅内,褚依依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,看得乔伊灵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是没给你吃的吗?你怎么吃成这样。这些东西是不是不够?要不我再让厨房给你做一些来?”乔伊灵问道。

    褚依依将最后一个金丝火腿馅饼吃完,又喝了一口果子露,这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,又接过乔伊灵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,心满意足地摇头,“还是算了。我已经吃饱了。还是伊灵你了解我。这是我这段日子来难得吃的好饭了。吃的我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知道你在家过得是什么日子,我还真得把你当成可怜的小白菜,每天都吃不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比小白菜也没好到哪儿去。算了算了,先别说我了,伊灵现在乔叔叔他们被关进锦衣卫诏狱,你可千万别着急啊。我昨儿个是去了乡下陪我外婆,我今儿个一回来,我娘就跟我说了。我娘说乔叔叔是一个心里有成算的,他事先肯定是做了准备的,他一定不会有事的。伊灵你可千万要稳住啊。要是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来乔家,你只管跟我说,我直接打回去!

    什么东西啊!见你们乔家只剩下一堆女人孩子,就开始欺负你们,我最看不惯这种人了。不过我是没想到第一个冒出头的竟然是徐玉容。什么玩意儿啊!不过伊灵,话说你跟徐玉容没什么交集的,唯一的不就是上次的宴会上。难道就因为那次宴会,徐玉容就恨上你了?什么人啊!难怪皇太孙看不上徐玉容,这样的女人就是皇太孙眼睛瞎了也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,跟徐玉容那种人生气,最后亏的还是自己。徐玉容不算什么,她连小喽啰都算不上好吗?倒是你,把徐玉容打得这么惨,徐家是不足为虑,但是到底得顾忌一下宫中的徐皇后。”乔伊灵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宫里的徐皇后才不会对我怎么样呢。徐皇后是窝里横,对外她是什么都不敢做的。这点我心里清楚的很。我娘也跟我说了,徐家的人要是敢惹到我头上,别客气只管打!只要不打死就成!我又不是真的缺心眼,能一点不顾忌的人我才会动手,有点顾忌的人,我再怎么样也会给人留点脸。”

    乔伊灵见褚依依面色不似作伪,一颗心这才慢慢放下。褚依依是个大马哈,但是储夫人那是一个厉害的。褚依依其他本事没有,但就一个好处,她听储夫人的。听储夫人的那就保管没错了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。我这里你也放心,我早就下过命令了,要是有人敢来找茬,直接打回去!这次徐玉容来,下人没第一时间打回去,那还是看在徐玉容是个女人的份儿上,这才来禀报我。下次绝对会有这情况,女人照样打!”当然,乔伊灵相信经过徐玉容这一遭,要是还有哪个不长眼睛的女人凑上来讨打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明天起恢复两更哈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