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思路客 > 娇宠之名门嫡妃 > 第579章 段家出事(一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siluke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淑仪郡主仍然没有看向祁阳,只是淡淡回答,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子认真,“三哥,我恨你做什么?我知道这一切都不能怪二哥和你。做决定的是母妃,是母妃决定牺牲我的。我恨你和二哥,那就太没道理了。三哥,你也长点心吧。我们三人中,母妃第一个牺牲的是我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但如果没有我这个女儿,只有二哥和你,我敢说母妃牺牲的一定是你。三哥,我不是在挑拨离间,我说的是事实。三个孩子里,母妃最爱的其实是二哥。母妃牺牲谁都不会牺牲二哥的。

    你看看如今二哥不在京城,母妃有多思念二哥啊。我见天地在母妃面前尽孝逗趣,可母妃的眼里是一点都看不到我。母妃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二哥一个。”

    淑仪郡主说着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祁阳有些沉默,因为他知道淑仪郡主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兄妹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沉默,好一会儿祁阳才开口,“她到底是我们的亲生母亲,哪怕她有千错万错,但是无能否认一点,她生了我们,她平时对我们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淑仪郡主这会儿倒是看了一眼祁阳,勾了勾嘴角,眼底含着淡淡的嘲讽,“三哥,我们之间果然只有你最善良最纯真。你好的都有些不像是她的儿子了。是啊,她平时是对我们不错。可是一旦她的利益受损,就会将我们推出来。到时候等待我们的是什么,那就不知道了。这一次,她能指使人将我推入水中。不过好在,她可能还念在那最后一点的母女情分上,她没有直接要了我的命,但是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她就是再狠,她也不会要了你的命!因为你是她的亲生女儿!”一向温润好说话的祁阳难得斩钉截铁地开口,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霸道。

    淑仪郡主无所谓地笑了,“是也好,不是也好。我现在已经不在意了。三哥你回去她身边吧。我现在真的太累了。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。反正我只知道一点,目前我是无法面对她的。让我冷静冷静,也让她好好冷静冷静吧。三哥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祁阳知道淑仪是下定了决心,她是一定不会去看黄良娣的。祁阳也不想强人所难,他原就不是什么霸道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想去看她,那就算了。不过淑仪,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。以前的你活泼开朗,虽然有点任性,但你就像太阳。那样的你让人瞧着心生欢喜,可现在的你沉默阴沉,这样的你,三哥瞧着很心疼。三哥想看到以前的你,淑仪你能答应三哥吗?”

    淑仪郡主扯了扯嘴角,可能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祁阳,但她还是说,“我尽量。日子总是要过去下去的。我不能就这样消极难受地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祁阳无功而返,再面对黄良娣时,却没有带出一丁点不好的情绪,“母妃,药熬好了,我喂你喝药。”

    黄良娣喝下祁阳手中银勺里棕色的药汁,眼底的希翼之色特地散去,“她知道我吐血了,但她还是不愿意来看我?她是真的恨上了我这个亲生母亲?”

    祁阳喂药动作一顿,这会儿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黄良娣的话,只能硬着头皮说,“淑仪——淑仪她——她的身子有些不好,她自己都躺在床上呢,她是担心过来后将病气传给您,所以——所以她才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祁阳实在是不擅长说谎话,短短的一句话,他说的是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阳儿,你无需骗我。我是病了,但我不是傻了。我知道她是不愿意来看我。她是恨我这个亲生母亲啊。也是,她是应该恨我的。谁让我对她做出那种事,谁让我伤害了她!她是应该恨我的!”黄良娣喃喃自语,眼底破碎一片,满是哀伤痛苦。

    祁阳还记得他刚在知道黄良娣为了复宠害淑仪时,他也是很恨黄良娣,他完全无法理解黄良娣的做法。当然,祁阳现在仍然无法理解黄良娣的做法。但是现在的黄良娣可怜虚弱,祁阳真的无法对这样的黄良娣残忍心狠。

    于是祁阳只能强撑笑容,“母妃,您放宽心。淑仪是一时想不通罢了。只要给淑仪时间,她一定能想明白的。到时候您和淑仪就能和好如初了。”

    黄良娣苦笑,“阳儿,你不必说这样好听的话来劝母妃了。母妃不傻。阳儿你告诉母妃,你能理解母妃所做的事吗?你能理解母妃的苦心吗?”

    黄良娣直勾勾地盯着祁阳,不许祁阳避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祁阳一噎,他能怎么说?他当然是无法理解黄良娣的做法,直到现在他也无法理解,可是黄良娣这可怜虚弱的样子,令祁阳只能违心回答,“我——我当然能理解母妃您的苦心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阳儿你真的不会撒谎啊。你这拙劣的谎言骗不过任何人的。你说就连你都无法理解我的做法。你以为淑仪就能理解吗?这怎么可能。被我害的人不是你,而是淑仪。她更不会理解我了。我懂得,我全都懂得。不怪她,要怪只能怪我自己。路是我自己选的,哪怕再苦,我也只能咽下去。”

    只是被亲生女儿怨恨的滋味儿真是她难受了。黄良娣真的是无法接受啊!黄良娣宁可被人拿着了刀子一片一片地割着她身上的肉,也好过现在这种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母妃,如果给您一次重来的机会。您还会那么做吗?”祁阳问出了心里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黄良娣沉默片刻,很快她便坚定回答,“不会。就算再重来一次,母妃还是会那么做。可能乔伊灵说的很对,我真的不配做人。虎毒不食子啊,我却能亲手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,我有资格称为人吗?不,我没有资格,我真的没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黄良娣流下了两行热泪,这两行眼泪不知是对自己的谴责,还是对淑仪郡主的歉意。可能两者都有吧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段绍文从翰林院出来,看着逐渐变黑的天色,他的心好像就跟这天一样,变得一样的黑,一样的暗。在秋闱中,段绍文考中了二甲第二十名,这个成绩不错。段绍文也在家里的安排下进了翰林院,从编修做起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段绍文这样的能算是功成名就了,以后的前途是不可限量。但是只有段绍文自己知道,他一点都不高兴。他爱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,因为她属于了另外一个男人,而且她还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。

    段绍文苦笑一声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曾经他离她也是很近的,曾经她也是很有机会的。段绍文无数次想过,如果当初他能别那么自傲,别那么自信地以为她退了婚,只要自己愿意提亲,她就一定能属于他,因此用一种傲慢随意的态度面对她。如果没有……是不是一切都不会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人能告诉段绍文答案,段绍文也永远找不到答案。因为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

    段绍文浑浑噩噩回到段家,这些日子以来,他一直就是过着这样重复又枯燥的生活。

    段绍文回到段家后,发现段家的气氛很沉闷,让人心生不喜。这样的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,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段绍文记不清楚了。段绍文只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,过一段时间就会好。但是好像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,这都持续多长时间了,为什么家中沉闷的气氛是一点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段绍文有心想问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,但是话到了嘴边,段绍文还是咽了回去。不是段绍文不关心家人,也不是段绍文不想尽一点自己的力量。段绍文早就在发现家里的情况不对时,就张口询问过。但是无论是段老爷子害死段父都没有告诉段绍文实情,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段绍文,然后就是嘱咐段绍文好好在翰林院做事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的,段绍文也渐渐熄了心思,不再想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不一样,段老爷子在段绍文要回自己房间时喊住了他,然后带着段绍文进了书房,跟着一起的还有段父。

    “祖父,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您和父亲这段日子一直有些不对。”段绍文心思灵透,他知道段老爷子将他喊进书房,那就是要告诉他实情了,于是段绍文放心大胆地问了。

    段老爷子面色沉重,眼底甚至隐隐发黑,他注视了段绍文好一会儿,才慢慢收回目光,“绍文啊,你也大了。家里有些事情是该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请说。”段绍文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,但是他真的很少从段老爷子的脸上看到这样凝重的表情,他心里不好的预感更深了。

    段老爷子抿了抿嘴,可能是在犹豫该从哪里说起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段绍文有些急了,但他没有开口催促,只是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“绍文,你也听说兵部的事情了吧。”沉寂许久,段老爷子才沙哑着声音开口。

    段绍文不知段老爷子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,但他还是点头,“嗯,兵部的事情,孙儿自然知道。不过,这跟在咱们家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在大理寺任职,段父是在户部任职,跟兵部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所以段绍文并不认为兵部的事情能牵扯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跟兵部的事情有关。”段老爷子一看段绍文的表情便知道段绍文心里的想法了,忍不住苦笑,他这个孙儿还是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段绍文一惊,猛地看向一旁沉默的段父,眼底满是不可置信,他喃喃自语,“这不可能的,这不可能的……父亲在户部任职,他怎么会跟兵部的事情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段父在段绍文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低下了头,他不敢跟儿子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段父的表现民明明白白地告诉段绍文,段老爷子说的都是真的,段绍文顿时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话既然说开了,后面的话就容易说了,段老爷子慢慢叙说着,“你父亲是在户部任职,但是你父亲有个好友单金宏在兵部任职。你父亲是请单金宏帮忙将兵部的一些粮食还有兵器运出来。如今乔子诺暂管兵部。单金宏已经乔子诺揪出来了。擅动兵部的粮食兵器,这是足以全家抄斩头的大罪。

    不过在单金宏被抓后,你父亲就给单金宏传了信,要他将所有的事情都担下来,咱们会好好帮照顾他唯一的儿子。这也是单金宏一直没有供出段家的原因。不过乔子诺查的太严了,单金宏可能会撑不住。我们的人想跟单金宏联系,却一直无法联系到他。这也是我和你父亲十分苦恼的事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一阵头晕,双手手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柄,十分不解地问,“祖父,你能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吗?咱们段家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之家,但也是衣食无忧。父亲为何要去动兵部的粮食和兵器。那些东西就是拿出来,去了外面也根本卖不了多少银钱。所以父亲肯定不是为了银钱才那么做的。祖父你能告诉我父亲是为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别扭地避开段绍文灼灼的目光,语气冷凝,“绍文,你先别管你父亲是为了什么。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度过眼前的难关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祖父连为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。呵——祖父是在担心什么。让我猜猜,父亲为什么要冒那么的大险去动兵部的兵器和粮食,父亲不可能是为了自己。能让父亲这么做的,那就只有对父亲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了。什么人对父亲来说很重要,而他又需要这些东西。我猜是在庐州的豫王侧妃,也就是我的姑姑需要吧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说时,眼睛死死盯着段老爷子,捕捉到段老爷子眼底一闪而过的震惊时,段绍文知道他猜对了,不过他宁可自己猜错了。猜对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高兴的。

    没有!一点都没有!

    “姑姑一介女流之辈,她当然不需要这些东西。那么姑姑就是为了别人,能让姑姑冒这么大风险的人,我想应该也就只有豫王了吧。”段绍文心里越难受,但他的脑子却清醒,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的条理分明。

    段父有些难堪,“够了!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。咱们现在要做的是解决这件事!”

    段绍文好像没有听到段父的话,他自顾自地继续说,“豫王为什么要那些东西?豫王是想图谋不轨,他是想造反吧。”

    “绍文你真是疯了!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!”段老爷子大惊。

    “疯了?我是疯了!父亲能做出这样的事,不——不止是父亲,如果没有祖父你的默许,父亲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所以祖父你也是同谋。真正疯了的是祖父和父亲你们两个!祖父是想着两头讨好,一头当皇上的忠臣,另一头向豫王示好。祖父难道你就不担心最后鸡飞蛋打,什么都捞不到吗!比如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。祖父不要忘记,现在段家危在旦夕,豫王在庐州可是鞭长莫及,他救不了咱们段家!不对,哪怕是豫王知道段家如今的情况,他也不会冒险救段家的。这个道理,祖父想来也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就是想不通段老爷子为何会下这样的愚蠢的决定!

    “够了!绍文你太过分了!我们都是你的长辈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们说话!找你过来是要一起商量法子,不是要你指责你祖父和我的!”段父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