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思路客 > 娇宠之名门嫡妃 > 第580章 无耻!(二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siluke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行了,你骂绍文做什么。绍文说的并没有错。”段老爷子苦笑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段绍文双手捂着脸,痛苦压抑的声音从他的指缝间传出,“祖父,您说豫王是不是真的有不臣之心。我猜他肯定是不止通过姑姑去弄兵部的粮草和兵器,我相信他一定还有其他途径,或者其他地方去弄这些。祖父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“绍文,现在这些并不重要。咱们不能继续纠结这样的事情。”段老爷子沉沉开口。

    段绍文从喉咙间发出一声闷笑,是啊,现在不能说这些,现在当然不能说这些了。只是他也不知道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现在不应该纠结这些。只是祖父你能不能告诉我,现在应该纠结什么?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哦,我明白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咱们段家的安危。这一点我明白,但是祖父和父亲你们两个是否有办法,保证咱们这一次能够平安无事吗?你们能保证单金宏什么都不说?乔大人的手段我是清楚的,他不可能就这样放弃的。单金宏能一直守口如瓶,保守秘密的可能性真的是很低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说的,自然是段老爷子和段父最担心的事情,当然这也是他们今日找段绍文的原因。因为段老爷子和段父这些日子也是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他们日日夜夜都在担心单金宏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。

    “绍文,我和你父亲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。我们是没有本事阻止这件事。现在要救段家,只有一个法子。那就是乔子诺收手,让他不再追查单金宏。这样我和你父亲就能保证单金宏会保守秘密,他为了留下血脉,他一定会保守秘密的。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说的,段绍文当然名表。段绍文正是因为明白,所以他才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“祖父,乔大人凭什么要网开一面,不可能的。”段绍文因为乔伊灵的原因,他对乔子诺还是有些了解的。乔子诺是不可能卖这个面子的。可能有人能让乔子诺卖面子的,但是段绍文很清楚,他们段家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段老爷子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,“可能的,世事无绝对。绍文你的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听出了段老爷子话中的不对劲儿,皱着眉,“祖父您到底想做什么?难道您手中是有乔大人的把柄不成?难道您想用您手中的把柄来威胁乔大人?”

    这是段绍文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乔子诺为人谨慎,在官场上处事更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。乔子诺有把柄吗?有吧,不过祖父没那么大的本事,祖父手中是没有乔大人一点的把柄。”段老爷子哭笑,他如果手中能有威胁乔子诺的把柄,他早就用来威胁乔子诺了,哪里还有烦忧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段绍文不解,“祖父那您想如何让乔大人收手?我真的看不出你手中到底有何依仗。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段绍文,“祖父做不到,但是你可以做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祖父您是不是糊涂了?我那里有那么的本事,我只跟乔大人见过几次,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让乔大人收手的。”段绍文对自己的能力看得清楚,他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,绍文你是做得到的。绍文你是当局者迷了。绍文你可知道乔子诺的父亲如今就是在吊着日子了,他活不长了。”段老爷子话题一转,继而说起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段绍文愈发不解,“祖父,您到底是想说什么?我真的不明白您的意思。好端端说着段家的事情,你为什么忽然扯出乔老太爷病重的事情,这跟段家的事情有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段父是个急性子,他见段老爷子说了大半天都没能说到正头上,顿时忍不住了,于是插嘴,“父亲,您就直接跟绍文说吧!这都什么时候了,要是再迟疑下去,咱们段家就真的彻底完蛋了!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看了眼段父,沉默片刻后点头。其实他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孙子说这件事,饶是以他的厚脸皮,说起这件事时,他也尴尬的很。反正他就是不好意思说。现在把事情交给段父,相信段父是能说出口的。段老爷子知道他这个儿子没什么其他本事,最大的本事就是脸皮厚,只要对他有利,哪怕是把脸全都丢干净,他也敢去做!

    “绍文,咱们段家一家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。你必须要清楚这一点。你明白吗?”段父深吸一口气,他对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是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那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在生死面前就显得那样的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段绍文心中不好的预感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乔老太爷有个老来女,是叫乔雨欣吧。我好想听说乔雨欣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莫名其妙地提起乔雨欣,段绍文心中不好的预感更深了,“父亲你好好地提起乔姑娘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父希望你能娶乔雨欣。”段父闭上眼睛,早死早超生地开口。

    段绍文的眼睛一寸一寸地睁大,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,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,“父亲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希望你能娶乔雨欣!你听到了!”段父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段绍文笑了,完全是被气笑的,“父亲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荒唐!荒唐!荒唐!这简直太荒唐了!”

    连续四个荒唐,由此可以看出段绍文心中那愤懑难受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我与乔骏交好,乔雨欣是乔骏的姑姑,在我眼里,我也一直是将乔雨欣当做长辈看待。你让我去娶长辈,你知道我心中是何想法?更别提我对乔雨欣是一点男女之情都无!你让我如何娶乔雨欣!好,在家族安危面前,我的喜好似乎不是那么的重要。我的喜好可以暂时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那就先不说我喜欢不喜欢乔雨欣了,父亲请你搞搞清楚,现在乔老太爷病重,有这个关头就谈儿女亲事的吗?没有!这理无论说去哪里都是说不通的。父亲您也是饱读圣贤之书,您为何会说出如此糊涂的话!就算我抛开一切,我真的去乔家提亲,乔家人不将我打出来就不错了,怎么可能同意亲事!

    父亲您为何要让我娶乔雨欣,我不是傻子,我能明白。您是希望借助姻亲关系,让乔大人停止继续审查单金宏。可是父亲这门亲压根儿就是做不成的!您明知道这个事实,您为何要提呢!这是在羞辱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段绍文越说越愤慨,他实在是无法接受段父的话,他的胸膛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段绍文的激烈反对在段父的意料之中。段绍文就是这样的人,他会有这样的反应,那真的是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都知道。但是我的主张不会变。不止是我的主张,你父亲也是如此想的。”段父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父亲大可以去乔家提亲,这是关系到家族安危的事情,我说过了,我的意愿并不重要。我不会阻止父亲你去提亲的。”段绍文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去提亲,乔家当然不可能答应。所以我是不会去自取其辱的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嗤笑,“原来父亲你知道这个道理啊。道理,父亲你全都懂,我真的不明白父亲你为何还要继续说呢?”

    “直接提亲当然不成。但是如果你跟乔家姑娘两情相悦,甚至是生米煮成熟饭,到时候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段绍文直接打断段父的话,眼神空洞,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的木偶。

    段父也知道他说的话很无耻,但是他没法子,他只能继续说,“我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段老爷子打断段父的话,“绍文你是个聪明孩子,祖父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不是有你父亲,而是有你这样出色的孙儿。方才你父亲说的话,我相信你都听明白了。没错,就是你想的这样。你父亲,不止是你父亲,也包括我这个祖父,我们希望你能利用乔雨欣对你的好感去勾搭她,最好能尽快生米煮成熟饭。到时候咱们家再去乔家提亲,那便是十拿九稳了。”

    段绍文只觉得他所有的三观在这一刻彻底毁了,他简直是无法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一切。不止是他的父亲,就连他的祖父居然也说出了这样无耻的话!

    没错,就是无耻!真的是太无耻了!说白了,这两人就是希望他去勾引乔雨欣,让乔雨欣失身于他。段绍文苦笑一声,他这是要施美人计吗?原来这美人计里,美人不仅仅指的是美女,男子也一样包含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。我宁可去死,我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。”段绍文木然地拒绝。

    “混账!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?你以为家里就你一个是正人君子,就你一个正直不阿嘛!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,咱们段家如今就处在悬崖边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掉下去,摔个粉身碎骨!当正人君子能救咱们段家嘛!你是不是要全家人一起死你才高兴!你是不是非要咱们段家断了根你才高兴!

    我们让你做什么了?又不是叫你去杀人放火,不过是让你做那么一丁点的小事罢了,那一点点事情算啥。乔雨欣原来就喜欢你,她要是能嫁给你,她只会高兴!指不定还会感激我们呢!你个榆木脑袋,怎么就连那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段父越说越理直气壮,好像他说的就是真理,好像他不是逼着段绍文去勾搭乔雨欣,而是要成全乔雨欣对段绍文的爱慕。

    段绍文呆滞地看着段父的嘴巴一张一合,他从不知道他的父亲竟有这样的好口舌,黑的能说成白的,说时就连眼睛都能不眨一下。这份本事他真的是服气了。

    段绍文悲凉地闭上眼睛,“可能我太愚蠢了,我真的无法理解父亲你的话。我还是那句话,我做不到。哪怕死,我也做不到。祖父和父亲慢慢商量吧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段绍文不顾段父的怒吼,身子踉跄地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看看绍文这孩子!他真是被宠坏了!在这样大的关头上,他竟然还耍小孩子脾气,你看看——”段父指着段绍文离去的背影,气得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如果不是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,你以为我能同意这件事吗?绍文其实说的没错。丢脸,真的是丢脸。真是枉费咱们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啊。在朝堂上勾心斗角,耍阴谋手段,那些都不算什么。可是私底下,竟然要儿孙去勾搭别人家的姑娘,还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。也就你说着不害臊。我在一旁听得都恨不得钻进地缝去。丢人!丢人!真是太丢人啊!”

    段父还是不觉得有什么,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活下来。只要能活下来,一切都好说!没脸没皮就没脸没皮呗!绍文那性子八成就是像了父亲,否则事情就好办多了!段父在心里嘀咕了好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待会儿就叫绍文他娘去劝绍文,我倒是要看看绍文到时候答应不答应!”段父可不会轻言放弃,这一旦放弃,就等于没了性命,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段老爷子听着沉默不语,显然是默认了段父的话。

    段绍文离开书房后,整个人跟游魂似的飘荡,他真的不明白一切怎么会成了这样。段绍文从不敢想他的家人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。在朝堂上,你要真的是憨厚老人,你在朝堂上是混不下去的。但是段绍文一直想他的祖父和父亲最起码能称得上是忠君爱国吧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听到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段绍文的观念。忠君爱国?呵——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啊!他的祖父和父亲一直做着脚踩两只船的准备。明面上是对皇上忠心耿耿,可暗地里又借着姑姑的关系跟庐州豫王牵扯不清。

    好,如今事发了。祖父和父亲居然又能想出如此无耻的法子!要他堂堂的男子去勾引一个姑娘,还要生米煮成熟饭!?这样无耻的话,父亲到底是如何说出口的!还有祖父,别看祖父什么都没说,他如果不是默许了这一切,父亲会说吗?答案是显而易见的。段绍文想要自欺欺人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段绍文受到的冲击太大了,他踉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然后就给自己灌了一壶冷水。冷水下肚,段绍文的脑子才清醒了一点,但一颗心还是痛的。

    该答应吗?段绍文开始迷惘了。别看段绍文刚才拒绝段父时是那么的坚决,但是过后,他又开始迷惘了。这不是关系到他一个人的事情,而是全家人的命啊!

    段绍文痛苦难耐地用双手捧着头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真的不知道啊!要答应,段绍文是死也做不到,这已经完完全全冲破了他的底线。不答应,如果死的只有他,段绍文会连想都不想。可是死的人不止是他一个啊!还有他的父亲,他的母亲,他的祖父……

    段绍文太痛苦了,如果可以,他宁可现在就死了。要是现在死了,就不用再纠结痛苦了,他就可以解脱了。

    在段绍文最痛苦绝望时,段绍文最先想到的却是乔伊灵。乔伊灵那清丽的面容在他脑海中浮现,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美。很快,乔伊灵一脸鄙夷地看着他,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。段绍文的心一痛,他很清楚如果他真的去勾引乔雨欣,她是一定不会看不起自己的,甚至在她眼里,自己连个人都算不上了。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