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思路客 > 娇宠之名门嫡妃 > 第652章 翻脸 维护(二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siluke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公孙如玉和永祥侯二夫人聊得很是投缘,两人一直聊到了天黑才结束。这时,下人禀报说连业进回来了。

    公孙如玉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连业进。怎么说呢,连业进长得倒是不错,公孙如玉记得连业进只有二十五吧,怎么就蓄起了胡子。好吧,二十五蓄胡子也不算什么,公孙如玉就是好奇连业进蓄的怎么是络腮胡子,嘴边胡子一大圈,瞧着就不知道叫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公孙如玉暗暗给连业进戳了一个“莽汉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连业进一进来就给永祥侯二夫人行礼,“娘,您今儿个进宫咋样?”

    咋样?公孙如玉挑挑眉,难道连业进也学了永祥侯二夫人的说话?其实不是,连业进说话当然是正常标准的官话,不过他为了永祥侯二夫人,也跟着学了永祥侯二夫人家乡的土话,好保证他能跟永祥侯二夫人好生说话。

    连业进其实是有些担心的,虽说他一早就拜托了皇太孙帮忙,可是他到底没能陪着一起去,他又清楚知道永祥侯二夫人是什么性子的人,所以他真的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“好,好!娘很好。太子妃和太孙妃都是好人。太孙妃还说喜欢吃娘家乡的腊肉和晒干的菜条,到时候娘通知你外公和外婆让他们送最好的腊肉和菜条来。”

    太孙妃喜欢吃腊肉和晒干的菜条?连业进对此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,这真的是太孙妃吗?不过在看到他母亲脸上的喜色,连业进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好,儿子这就去吩咐人去找外公和外婆,让他们送最好的腊肉和晒干的菜条来府里。”连业进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,时候不早了,我也得回去了。能不能请连将军送我出门。”公孙如玉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连业进这才注意到了公孙如玉,好奇道,“不知夫人是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如玉嘴角一抽,她都坐在这儿多久了,感情连业进压根人就没注意到她!难道她就这么容易叫人忽视吗?

    “如玉是好人,今天多亏了如玉!今儿,你赶紧送如玉出门,替娘好好谢谢她。”

    永祥侯二夫人发话了,连业进当然照办。

    一路上,公孙如玉告诉了连业进她的身份,同时告诉连业进,永祥侯二夫人是怎么被永祥侯夫人诓骗下马车,然后回到永祥侯府后,看门的小厮居然都不开门!

    连业进听得火冒三丈,恨不得立马就去找人算账!

    “连将军,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挑拨你和家里人的关系。只是二夫人在侯府的处境实在是不好。我希望你能好好注意一下。还有连将军,不是我要挑拨你和你夫人的关系。可是按照二夫人所说,你的那位夫人对她很不尊重。我就没见过哪家当儿媳妇的能那么嚣张,完全不将婆婆放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娘们儿对我娘不尊重?我娘怎么从未告诉过我!”连业进猛地睁大眼睛,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公孙如玉嘴角一抽,这果然是一个粗人,那娘们儿?她今天可真算是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不告诉你这些,是担心影响你和你夫人的夫妻情分。也是我今日多嘴了,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连业进停下脚步,对着公孙如玉郑重行礼,“多谢韩——”

    “喊我公孙小姐。”公孙如玉打断连业进的话,“我不喜欢听别人喊我韩大少奶奶,这让我听了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连业进虽然才回到京城,但是京城里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,他还是听说过的。他自然知道公孙如玉和韩飞扬的关系不好。只是没想到公孙如玉竟然会如此排斥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喊公孙小姐了。今日我得多谢公孙小姐帮了我的母亲。我连业进也不说什么虚的话,以后公孙小姐只要能有什么用的上我的地方,我定然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这是我连业进对小姐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公孙如玉还真不知道她能有什么用得着连业进的地方,但她还是笑着说,“好,我会记住的。还请连将军以后多关心关心你的母亲。你的母亲在这侯府的日子真的是不怎么好过,她为了你受了很多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连业进重重点头,“我明白,我知道我娘为我受了很多的委屈。以前是我没用,没出息,所以不能保护我娘。但是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。我有信心可以保护我娘了!我一定不会让我娘再受什么委屈!一定不会!”

    连业进在送了公孙如玉之后,拦住一个下人问永祥侯夫人如今在哪儿,在得知永祥侯正在永祥侯夫人那儿用饭,而连业忠也跟带着他的妻子永祥侯世子夫人陪着,最让连业进想笑的是,他的妻子陈氏居然也在!

    连业进冷笑一声,陈氏真不愧是永祥侯夫人的应声虫,她除了跟在永祥侯夫人的屁股后面,她还会做什么!

    永祥侯夫人这里的气氛的确不错,永祥侯夫人准备了永祥侯爱吃的菜肴,又将连业忠只有三岁的儿子连夙抱在餐桌上,三岁的连夙奶声奶气地跟永祥侯撒娇,让餐桌上的气氛更好了。

    永祥侯年纪不大,但是因为沉迷女色,所以瞧着精神不是很好,脸上的黑眼圈非常浓。

    “夙儿最近长进了。忠儿啊,你自己不成,眼看着没什么指望了,但是你得好好教导夙儿才行。幸好府里有进而,他是个有出息的。最近皇上都特地找了为父几次,专门是夸进儿的。”永祥侯在朝上向来没什么存在感,他也就混了一个闲职,属于那种几乎叫人记不住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几天,永祥侯因为有了一个出息儿子,他因此被章平帝记住了。虽说被夸的是他的儿子,但是永祥侯脸上也有光啊!

    永祥侯夫人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,“侯爷,进儿的确是不错。但是进儿是不是太野了一点,咱们侯府是书香世家,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什么书香世家!我们侯府的爵位是靠着祖宗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得来的!进儿这是继承了祖宗的遗志!这是光宗耀祖!我就是死了,也能去见地下的祖宗了!你别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你不就是看不惯进儿出风头了,你嫌进儿夺走了忠儿的风光了。

    你有本事就让忠儿也有出息,要不是你一直宠溺着忠儿,把她养的文不成武不就的,指不定我永祥侯府还能出一个有出息的!我能有一个进儿,就能有第二个!”永祥侯显然是对自己非常有信心,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种好!他的种既然好,那儿子当然不会差!可是嫡子却是个没出息的,那就只有一个原因,因为当娘的没能教好!

    永祥侯的心情本来挺好,被永祥侯夫人那么一说,他的心情顿时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如一个农女呢!看看人家生了个多有出息的儿子,你再看看你!”

    被永祥侯当众责骂,永祥侯夫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红,尤其是永祥侯的话真是太打脸了!他居然说自己不如一个农女!

    “二爷您不能进来啊!侯爷他们正在用膳,二爷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开!”连业进一把推开阻拦他的下人,大步来到永祥侯面前,在看到屋里的人居然那么齐全,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永祥侯看到连业进,心情倒是非常的不错,“进儿你来了啊,你还没用过晚膳吧,赶紧坐下一起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回应永祥侯的是连业进一把将桌子掀翻,桌上的菜肴噼里啪啦倒在地上,汤水菜肴溅落了一地!

    三岁的连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永祥侯先是一愣,继而大怒,“你个逆子!你是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连业进却不管永祥侯,只是死死盯着永祥侯夫人,那眼神仿佛是在看死人!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?我就是做给你看的!嫡母,我告诉你,你有什么手段你冲着我来,谁许你欺负我娘的!一同进宫拜见,回来的路上你却将我娘扔在路上。等我娘回来了,你还吩咐小厮不许给我娘开门,就把我娘晾在门口。你好,你真是好!你还当我们母子是你砧板上的肉,任由你欺负吗?我告诉你,不是!我和我娘已经不是任由你欺负的小可怜了!”

    连业进口里说的每一件事,永祥侯全都是一无所知,他听着连业进的话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贱妇,你说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做了!”在永祥侯心里,现在连业进是有出息的,能给他带来荣光的,他当然是选择站在连业进的身边。永祥侯夫人靠边站吧!永祥侯就是那么的现实又势力!

    “老爷,你听这个混账胡说八道,我能做这样的事吗?我不过是半路让二妹去买一点糕点,谁知道二妹去了半天都不回来,所以我才提前走的。还有门房的小厮,分明是小厮胆大包天,这事情怎么能赖到我的头上呢!连业进你以为你现在出息了,你就能污蔑,往我的头上扣屎盆子吗?我告诉你,你休想!

    你信不信我去告你不孝,我倒是要看看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告!你现在就去!在你去之前,我得真的不孝一下,先直接用刀子砍了你的脑袋!嫡母,你听好了!我的逆鳞就是我娘,我不许任何人欺负我娘!以前我不能保护我娘,是我没本事,可是我现在有本事了,我是绝对不会再任由人欺负我娘!要不然就一起鱼死网破,大家一块儿去死!”连业进说着从永祥侯夫人,再看到连业忠,永祥侯世子夫人,才三岁的连夙,他略过去了。他还不屑对一个三岁的孩子做什么!

    在看到陈氏时,连业进抬手就是两记狠狠的巴掌。

    “陈氏你给我听好了!我知道你是嫡母娘家的庶出女儿,当初我是根本不想娶你的。是被人使用了下作肮脏的手段,所以才不能不纳了你。可是有些话,我真是得先跟你说个明白。你爱当嫡母的跟屁虫你就当,你愿意自甘下贱你就自甘下贱,但是只有一点,我不许你欺负我娘!

    陈氏啊陈氏,你怎么欺负我娘的,用不用我给你说出来?我随便找个丫鬟问,她们都能说出几百条来!每一条都足够我把你休个几百次!”

    陈氏这会儿都顾不上脸上的疼痛,不可置信道,“连业进你一去边关那么多年,你居然想要休了我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这两巴掌是给你的警告,要是你再敢对我娘不敬,下一次给你的也不是休书,而是我直接把你的脑袋砍下来,再把你的尸体剁碎了去喂狗!你不信你给我试试看!”连业进一字一句地说道,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陈氏吓得双腿打颤,最后直直软下身子,她从连业进的眼里看到了认真。连业进这个疯子,他是认真的,他真的会那么做!

    永祥侯也被连业进吓到了,发怒时的连业进就跟一个疯子一样,浑身都充斥着浓浓的杀气。那杀气仿佛化为了实质向人飞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很清楚。我娘是我的逆鳞,我在边关浴血奋战,几次三番差点没命,我当时想的全是我娘。我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一点成绩,我就只想我娘过好日子。我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再欺负我娘。谁都不可以。要是再让我发现谁欺负了我娘,那谁都不用过日子了,大家一块儿死!”

    连业进的话可以说是很霸道很无礼,作为父亲,永祥侯现在该做的就是狠狠训斥责骂连业进,以此来挽回他作为父亲的尊严。可是永祥侯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软货啊!他被连业进吓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永祥侯很没有骨气地说,“进儿啊,你放心。以后这府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欺负你娘的。谁要是敢欺负你娘,我直接让她卷铺盖回家!”

    “爹,您可要说到做到啊。儿子可是将你的话记在心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记得!”永祥侯拼命点头,他这会儿也不敢不记得,“来人啊,去把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通通打二十大板,让她们以前嘴欠说二夫人!以后府里只要有谁敢对二夫人不敬,说二夫人一句坏话,那就给本侯打!狠狠打,打死了也没事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永祥侯这一手正是在生生打她的脸啊!永祥侯夫人能受得住才怪了。

    永祥侯面对连业进时怂了,但是对永祥侯夫人,永祥侯是一点都不怂,“你给我闭嘴!平时说的最厉害的就是你,本侯今天放过你一次,你难道也想挨打啊!你不能打,那就打陈氏!看看你给进儿挑的什么破烂妻子,来人啊,给本侯打陈氏二十下手心,狠狠打!不尊敬婆婆,打死都成!”

    永祥侯现在只想在连业进面前好好表现表现,顺便希望连业进别再浑身冒杀气了,他真的是很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连业进得到了满意的答复,施施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虎头蛇尾,永祥侯这会儿的心情很不好,他好像在妻儿还有儿媳妇的面前表现的太窝囊了。不过很快,永祥侯就打消了这想法,他们还敢说什么不成,这个府里他最大!现在连业进有出息,自己捧着他有什么错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永祥侯又狠狠瞪了眼永祥侯夫人,“本后可没有跟你开玩笑啊。以后不许欺负进儿他娘,要不本侯就收了你的管家权。识时务者为俊杰,现在进儿正受皇上宠幸,咱们该好好拉近和他的关系才是,怎么能将进儿越推越远,这是本侯绝对不会允许的事情。忠儿是个没出息的,以后还需要进儿好好帮忙提携,要不然本侯看忠儿也没本事撑得起侯府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