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思路客 > 神道复苏 > 第七十八章 气运压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siluke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湾神庙!

    庙门洞开,一位鬓角雪白的老者,正跪拜在神像面前,虔诚的不断磕着头,嘴中念念叨叨的反复静诵着《湾神感应经》!

    良久,这才从蒲团上面起身,缓步的离开了湾神庙。

    湾神庙恢复平静,可不久再一次来人,开始叩拜神像。

    窦长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,晓得该找庙祝了,不光如此湾神庙也不能只有这一座,湖神时倒是足够了,可现在是湾,不,正九品微微有一些不足。

    窦长生微微烦躁,心中总是有着一股患得患失,这自从查看古战场后产生,至今都未曾消失,古战场的事情是要担忧,可此地的古战场只是楚汉争霸三大古战场的残余。

    真正需要担忧的是丰城县,自己没有必要太过于担忧,本来忧心已经被压下,可回到湖神庙后,又再一次升起。

    窦长生仰头注视着威武不凡,手持降妖剑的神像,烦躁的情绪微微的平复。

    情况不对,窦长生静下来后,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不敢耽搁,直接一步跨出,回到神域中,几步之间来到灵霄殿中,坐在了宽大的金椅上面。

    灵霄殿为神域中驱,是神域核心所在,此地能够获取神域加持,窦长生坐下后,开始仔细考虑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自己的忧心是从遇到古战场而引发,当时自己考虑的是陈家和张家,为古战场复苏的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可洞悉此点后,并不让自己安心,反而心生忐忑,生出一股烦躁,有一点被自己给遗忘掉了。

    目光不由的一缩,当时在外面不觉得如何?

    可在神域中,窦长生能够察觉到这致命的缺陷,自己为神祇,这一方面不会出现此等错误。

    是被外来力量影响了,窦长生快速的思索着传承记忆,大劫一起,劫气弥漫,无法镇压气运,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,被劫气所影响,从而做出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,弄的天怒人怨。

    但要是站在他们角度来看,这一系列的动作,根本无错,反而是极为正确的。

    劫气吗?窦长生伸手一划,不断荡漾的水幕,已经浮现在窦长生前方。

    望气术已经开启,气运全部呈现在眼中,金印镇压于气运之上,气运稳固如山,四方丝丝灰气汇聚,被金印弥漫散发的金色光芒荡开。

    不对,自己都已经被影响了,这气运为假,不为真。

    要是普通神祇,懵懵懂懂也就信了,可有传承记忆,窦长生晓得什么叫做气运迷障,受制于讯息和本事,还有敌方故意遮掩,动用宝物等等一系列手段,所看见的并不为真。

    要不然懂得望气术,直接横行天下了,哪里还有其他人存活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金印!”窦长生一声,一枚金印悬浮于身前,金印依然还是一寸,变化也只是神职名称变迁,和神域一样都需要窦长生花费神力晋升。

    只是最近开销太大,有一些囊中羞涩,没有去晋升。

    金印出,气运上面不断的挑动。

    清晰可见的气运,已经产生动荡,宛如不断晃动的瓶中水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是正九品,实力可比你鬼物红衣凶鬼,武道先天,也是一方强者,还有金印至宝在手,外加自己晋升为正九品,望气术本事又一次提高,气运迷障遮掩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破!”一个字呵斥而出。

    正在剧烈演变的气运,如同一面镜子,轰然的破碎,无数的碎片开始四散,看见的是层层迷雾,金印散发光芒,迷雾如同冰雪,在金印光芒照耀下,开始飞速的开始消融。

    真正的气运,呈现在窦长生眼中。

    本来弥漫金色光泽,镇压气运的金印,如今已经光泽暗淡,宛如死物一样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更加准确的是被一股压力,死死的压制住,根本不能有半分动弹,劫气不断的冲涌而入,缠绕着窦长生的本命。

    本命之气坚挺的独立着,一旁有着一道红气,正在拥簇着窦长生本命。

    红气为方霓凰加持,敕封神祇,这也是一种神道集众。

    劫气滚滚而来,并未衍生出死气,证明着此刻未曾有大危机,可劫气不断这也是后患,死气此刻不生,不代表着未来不生。

    窦长生看见气运虚实,大致情况心中有数了。

    这能够压制金印,并且把自己气运压制起来,从而卷入劫中。

    不是天意,就是人意。

    天不可能对窦长生动手,窦长生不会产生天处处针对自己的错觉,那不可能,天要针对,也是针对所有一样境遇的人。

    那么就是人意了,人意为大周,也有大周才有此等能力,轻松就把自己的气运镇压下来,让金印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是大周,也只是县和郡。

    大周体制健全,天下未曾崩坏,窦长生就算是八品,也会被大周摧枯拉朽一样毁灭。

    此刻能够醒悟,烦躁的情绪为示警,这证明着力量强是不假,可并未有绝对的置自己死亡的力量,有着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是郡中动手了,郑存义不会对自己主动动手,是窦家的缘故吗?

    果然借助家族兴起,也要承受家族所累。

    在郑存义眼中,自己是窦家的一部分,想到陈家,再想到龙水出黑龙,窦长生已经把局势分析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有着自己存在的窦家,实力已经太强了,而且陈家也到了该动一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窦家和陈家相斗,这符合大局。

    只是这其中,应王的人也掺上了一手,陈家不可能复苏古战场,郑存义也不会,古战场复苏这弄不好就是一县糜烂。

    就算是悬镜司人手不紧张,郑存义也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当官的哪里敢雇佣杀手,去铲除敌人?

    怜画,是她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窦长生叹息一口气,气运一道,果然诡异多变,这一次差一点就中套了,一叶障目不见泰山,只会把敌人锁定在陈家上,从而忽略郑存义和怜画。

    龙水出黑龙,这一句谶语杀伤力实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泷泽乃至于龙华郡和长水郡,都因为这五个字,从而诞生了一场场争斗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大周,九大道脉,八大佛门圣地,其他各路世家,不知道埋藏下了何种手段。

    岂是一个乱字能够形容的。

    龙虎道,张天师,实乃是天下大贼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